□東方今報記者 倪政偉/文通訊員 孫新建/圖
  永城市人民法院新橋法庭審判員程傑扎根在基層法庭辦案第一線,一待就是24年;他辦理了2142件案件,沒有一件被髮回重審或改判,沒有一起上訪纏訴;在當事人眼中,他有點“傻”,在同事眼中,他有點“怪”,可在家人眼中,他卻有點“摳”……
  在當事人眼裡他是個有點“傻”的法官
  2009年8月的一天,永城市新橋法庭審判員程傑到雙橋村去辦案,他家裡卻突然來了一個自稱是李繼龍的村民,來給程傑送禮的。
  原來,李繼龍曾與他人因民間借貸糾紛,向新橋法庭起訴,並最終取得勝訴,追回借款2萬餘元。李繼龍非常想感謝一下審判員程傑,可每次送的煙酒等禮物都被退了回來。
  這次,李繼龍得知程傑的兩個女兒剛剛同時考上大學,家庭經濟比較困難時,他便趁程傑下鄉辦案之時,跑到程傑家給其妻子送上現金800元,以給孩子上學路費為由,要求無論如何得收下。
  程傑的妻子當即說:“老程的脾氣誰都知道,平時別看他什麼都好說話,但他絕不接收當事人的錢物,他要知道這事,跟我翻臉不說,還得把錢送到紀檢組去,上面領導查下來,還要追究你的責任呢!”一席話說得李繼龍面紅耳赤,只好將錢收回。事後,李繼龍嘆服:“這年頭掙錢不容易,可程傑法官真是‘傻’,送上門的錢他都不要。”
  程傑曾經說,自己是一名基層法庭的法官,沒辦過轟動一時的大案要案,但對“公正”二字,他問心無愧。 新橋法庭是永城市的一個邊遠人民法庭,轄人口17萬餘人,因地處偏遠,經濟落後,所以案件多發、案情錯綜複雜。因此程傑的親戚朋友和很多當事人總想和他打上點“關係”,可他總是說情不許、送禮不收,依法辦案。
  程傑在法庭工作24年,沒有辦過一件人情案、關係案、金錢案,紀檢部門從來沒有收到過當事人對他的舉報或反映。
  在同事眼裡 他是個有點“怪”的人
  在當事人眼中,程傑有點兒“傻”,可在同事們眼中,他卻有點兒“怪”。
  程傑自考入永城市法院以後,就一直工作在條件較為艱苦的新橋法庭,一待就是24年。
  他並非沒有機會離開新橋法庭。但因與群眾們結下了深厚感情,程傑實在捨不得離開。為此,他多次謝絕法院黨組調換他到院機關等工作的好意。
  2001年後,程傑的雙下肢常腫痛,但他因忙於工作一直沒認真診治,直到2005年病情加重不能行走,他才到大醫院檢查,結果是嚴重的風濕病。
  但程傑依然堅持抱病工作,當時他的雙膝已嚴重變形,連蹲下都難,病情發作起來更是疼痛難忍,坐卧不安。為了控制住病情,他每天都要隨時攜帶中西藥。
  有一次程傑在巡迴辦案途中突然發病,情況危急,被馬上送到當地衛生院住院治療,兩天后才見好轉。又有一次,程傑下鄉時風濕病發作,兩腿鑽心地疼痛,但他咬緊牙關不吭一聲,直到事情辦完回到家,他才一把抓住妻子的手再也邁不動一步,眼中痛苦的淚水忍不住地掉下來。妻子見此心痛得直落淚。
  有同事知道後,在欽佩的同時,也認為他有點兒“怪”,“都這樣了,幹嗎還在基層堅持工作呢。”
  可程傑說,新橋偏遠、交通不便,別人去了不熟悉情況,自己在那裡工作時間長,情況熟悉,工作好開展。
  在轄區群眾眼裡 他是個很“貼心”的人
  在部分同事眼中,程傑可能有點兒“怪”,可在轄區群眾的眼中,他卻是一個“貼心”的法官。
  新橋法庭受理的案件大多是一些民間糾紛或鄰裡矛盾等“小”案,程傑沒有把這些事當小事,他走村串戶調解糾紛、巡迴辦案、送法下鄉,足跡踏遍轄區300多平方公里的村莊、農戶。全轄區每一個村組的群眾都對程傑頗為熟悉。
  提起程傑,年逾50歲的農村漢子孫英傑依然感嘆不已:“我的事如果不是程法官盡心處理,我可能已喪失了活下去的勇氣。”
  孫英傑是永城市黃口鄉村民,農閑時跟隨包工隊出外打工補貼家用。在一次建築作業中因梯子滑落,孫英傑嚴重摔傷,花去藥費3萬餘元,落下終身殘疾,整個家庭差點兒崩潰。可包工頭黃鑫因賠償能力有限拒絕賠償。
  程傑接手案件後發現,孫英傑要求黃鑫賠償的證據因取證不及時導致證據不夠充分,如輕率判決,絕望的孫英傑很可能會鋌而走險。
  為此,程傑專程趕到孫英傑家中,與其拉起了家常,幫助其樹立對生活的信心。他又到黃鑫家裡反覆做工作。經過二十多次磨合,黃鑫強硬的態度轉變了,他握著程傑的手說:“程法官,別說了,你說讓我賠償他多少,我就是砸鍋賣鐵也一定賠償他。”
  他審理案件堅持多調解,少判決,對當事人做好法律宣傳和說服教育,努力使“案件結、糾紛解”。由於他一貫辦事公道,為人誠懇朴實,在當地威望極高,加之他善於做耐心細緻的思想工作,所以他的調解成功率較高,多年來他所審結案件的調解率一直保持在80%以上,
  “他的耐心讓人欽佩。”同事對程傑的辦案作風發出這樣的感慨,“他可以讓當事人滔滔不絕一次說上3個小時,而他只作一個傾聽者,等他開口做工作時,當事人就已經很信任他了。”
  在家人眼裡 他是個有點“摳”的人
  熟悉程傑的人都知道,程傑的家庭經濟十分拮据。他愛人沒有固定工作,而他又有兩個正在上大學的女兒,家庭經濟困難可想而知。
  常年以來,程傑身上穿的都是法院統一發放的制服,有的洗得都發白了,他也不捨得為自己額外添一件衣服。女兒上大學時,看著同學都拿著智能手機用,也想換個新手機。
  程傑硬是沒有答應,他讓女兒先用著,過段時間自己再買給她。可這一等,就是兩年,女兒為此還與他鬧了好長一段時間彆扭。
  然而就是這樣,程傑還常擠出自己微薄的工資扶貧濟困,掏錢給來法庭打官司的經濟貧困的農村當事人提供伙食費、交通費。近年來,程傑還先後幫扶了轄區內四名因家庭困難面臨輟學的兒童,資助他們學費、書本費等,幫助他們完成學業。
  程傑就是這樣,心中時常裝著群眾,想著群眾,唯獨忽略了自己。他做的這一切,群眾看在眼裡、記在心上,他用自身的實際行動贏得了廣大幹部群眾發自內心的敬重和贊揚。
  程傑(右)把賠償款送到了當事人手中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24年扎根最艱苦的邊遠法庭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v08cvlcaa 的頭像
cv08cvlcaa

全家幅

cv08cvlca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